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行业信息>>热点追踪>>正文
 

观注脉诊验孕

摘自:360百科

时间:2015-03-05 10:27:51


【挑战源起】
    一位西医新浪微博大V质疑“中医号脉可号出怀孕甚至男女”的帖子引来围观。该微博发出“公告”,挑战全国三甲医院副高及以上职称中医,欲用随机双盲法测试中医脉诊妊娠的可信度。
【挑战内容】
    中医脉诊妊娠与否,随机盲法测试。准确率超过80为胜。2014年9月,北京积水潭烧伤科医师“烧伤超人阿宝”发布《阿宝挑战中医脉诊大师公告》,称全国三甲医院副高及以上职称中医均可参加他的“挑战”。
    作为新浪微博名人、科普人士,“烧伤超人阿宝”拥有32万多名粉丝。此前,他因批中医及发表“口服胶原蛋白保健品全是骗人的”等观点引发关注。
    此后,北京中医药大学方剂学教师“中医杨桢”提出迎战。阿宝表示,他已委托资深媒体人王志安全权办理此事。
    杨桢已在微博中发布《有关“脉诊验孕”项目实施方案的备忘录》长微博。他称,希望通过接受挑战,展示脉诊验孕的基本功,证明一定条件下脉诊验孕的可靠性。
    按照目前形成的方案,测试将采用随机单盲设计,初定由32名育龄妇女协助参与测试。在测试中,杨桢医生不了解被测试的育龄妇女(参试者)的怀孕情况,也不了解参试者中怀孕妇女所占比例。杨桢医生与参试者之间用布帘遮挡,杨桢医生不得见到参试者的面貌、体型和任何其他有关的信息,仅根据自己的切脉结果来判断参试者怀孕情况。最终,将通过脉诊准确率与尿检HCG阳性率的对比,评价切脉验孕的准确性是否达到80。
    对此,阿宝的委托者王志安对杨桢的态度表示“点赞”。他称,细节还会请相关人士再作研究。据悉,实施方案还将对安全、法律、伦理等方面问题作说明。
【挑战过程】
    吕即来暂停挑战:北京中医药大学教师杨桢应战,在还未敲定挑战的具体方案时,成都一位老中医吕即来也主动接受挑战,并豪掷20万摆擂,希望在癌症、肿瘤等多个方面全面与西医对决。吕中医对5位女士进行了诊脉验孕(其中有一名怀孕者),第二轮才猜出怀孕者,即便如此,他还是表态说要继续接受挑战。
    2014年10月18日下午,距离挑战还有一天的时候,吕即来在微博上发布声明,称暂停挑战,原因系“压力太大”。
    杨桢退出挑战:2014年11月3日晚,“烧伤超人阿宝”的代理人、媒体人王志安公布了“脉诊验孕”挑战赛的最终实施方案,并公开招募挑战者、参赛者和参试志愿者。次日,此前曾公开表示应战的北京中医药大学教师杨桢表示,会在研究方案后予以正式回复。2014年11月6日,杨桢发布关于“脉诊验孕”的最后声明“别了,阿宝志安”,称自己在咨询统计学专家和律师后,认为方案存在缺陷和风险,比如32例样本数量不够、王志安代理阿宝缺乏公正等。他还坦承,“脉诊验孕”事件发酵以后,网上有大量公开投诉。“反映问题的核心是:该活动若在我执业的医院以外进行我单位肯定拒绝,则违反《医师法》第十四条和《医疗机构管理条例实施细则》第四条的规定。而我在10月9日的备忘录中提出了上述问题,希望引起注意,加以解决。否则,医疗行政管理部门势必干预,将陷我于非法。”
【各方观点】
    反对派:对中医有一定了解的人,多认为这样的挑战毫无意义。与其动辄诋毁一门根本不了解的学问,不如努力发掘,为国人、为全世界人民,做一点有益于身心健康的实事。
支持派:在临床工作中,没有一种仪器可以代替医生直接接触病人,没有真正“多余”的检查。医生越多接触病人,发现的问题就可能越多。而在这些徒手检查上建立起的临床思维,才是医学的最大价值所在。中医自古是反对但凭一脉而诊病的,最讲究四诊合参。望闻问切,缺一不可。《黄帝内经》中分别用神、圣、工、巧四个字来评价望、闻、问、切四诊,便可见先贤对于脉诊的客观态度。
    现代医学同样有让外行人看不懂却叹为观止的徒手检查法。
    在没有超声引导的时代,心包穿刺是靠叩的;在没有超声心动的时代,心脏瓣膜病变是靠听的;在没有CT、MRI的时代,神经内科的定位诊断是要靠叩诊锤的……
    科学应该是开放公允的,人性应该是谦和友善的。
    中医是来自实践的学问,中医工作者是为大众健康谋福祉的。但中医的队伍中确实有骗子,有太多骗子,和其他各个行业一样,不能一概而论。
    官方意见:2014年11月5日,针对上月网上一场关于中医“诊脉验孕”引发的舆情事件,国家中医药管理局有关方面负责人表示,中西医药学作为两种医学科学,有着不同的诊疗体 系,中医诊断要求望闻问切、四诊合参,脉诊仅仅是中医诊疗技术之一。可以看出,“脉诊验孕”的约战毫无意义。
    退出挑战:2014年11月3日晚,“烧伤超人阿宝”的代理人、媒体人王志安公布了“脉诊验孕”挑战赛的最终实施方案,并公开招募挑战者、参赛者和参试志愿者。次日,此前曾公开表示应战的北京中医药大学教师杨桢表示,会在研究方案后予以正式回复。
    2014年11月6日,杨桢发布关于“脉诊验孕”的最后声明“别了,阿宝志安”,称自己在咨询统计学专家和律师后,认为方案存在缺陷和风险,比如32例样本数量不够、王志安代理阿宝缺乏公正等。他还坦承,“脉诊验孕”事件发酵以后,网上有大量公开投诉。“反映问题的核心是:该活动若在我执业的医院以外进行我单位肯定拒绝,则违反《医师法》第十四条和《医疗机构管理条例实施细则》第四条的规定。而我在10月9日的备忘录中提出了上述问题,希望引起注意,加以解决。否则,医疗行政管理部门势必干预,将陷我于非法。”

 

上一篇:支付宝晒医疗布局成绩单未来医院时代到来

下一篇:国家中医药发展会议研讨中医药现代化思路

 

 
 

 

【版权所有】:『中国民间中医医药研究开发协会』1985-2015,未经书面许可,不得复制公开转载!

【主管单位】: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中医药管理局

【核准注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政部

【协会地址】:中国北京市东城区东中街22号

【邮政编码】:100027

【办公电话】:010-64150422(传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