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行业信息>>新闻动态>>正文
 

【铿锵中医行·十五】读书参师,全面把握中药药性;扎根临床,参考现代药理成果

时间:2016-04-14 09:36:40


    俗语讲“治病如打仗”“用药如用兵”,打仗要取胜,不仅需要有战略战术,还必须有好的武器,娴熟地使用各式武器,并让武器发挥出最好的作用,是制胜的关键。临床治病也是如此。如何全面把握药性以提高临床疗效?北京中医药大学东直门医院中医内科教研室与周平安名医工作站组织专家,在本期“铿锵中医行”围绕此问题进行了热烈讨论。谨总结汇报如下。


1. 中药药性理论历史悠久,内涵丰富


姜苗主任医师:


    传统中药药性理论包括四气五味、归经、升降浮沉、有毒无毒等方面,现在又加入了中药功效、功能主治及现代药理学的一些研究。


    药性一词最早见于《神农本草经》,当时主要是指药物制剂种类的性质。到了陶弘景《本草经集注》:“药性一物,兼主十余病者,取其偏长为本”,把药性作为药物的一种偏性,也就是药物和它疗效相关的这种性质和性能,这种理解一直沿用至今。在高学敏教授主编的《中药学》中提出药性是与药物治疗有关的性质和效能,包括药物发挥疗效的物质基础和治疗过程中所体现出来的作用。


    我们认为中药的药性是中药秉承自然环境因素的变化用于调整机体状态的物质基础,药性理论是历代医家为了便于临床应用而运用中国的哲学方法高度概括形成的。药性大概分为自然属性和效应属性两方面:自然属性是药物的形、色、质、气味及所含的化学成分,是效应属性产生的基础;效应属性包括四气、五味、归经、升降浮沉、毒性等,这是药物自然属性作用于机体之后产生的效应的高度概括。


    “性味”最先是由口尝而得,后来逐渐发现各种药物所具有的不同滋味和它治疗作用之间存在若干规律性的联系,因此,“味”的概念不光是味觉和感觉的真实滋味,同时也能够反映药物的实际性能。“四气”作为药性首见于《本经》中提出的寒、热、温、凉四气,也有人把它称作中药的四性。“五味”最早记载于《尚书·洪范》,即木、火、土、金、水五行通酸、苦、甘、辛、咸五味,其作为药性的内容之一最早见于《内经》,四气和五味不可孤立,两者必须综合起来看,五味是物质基础,四气是在五味基础上产生的效应。归经是指药物对人体特定部位的选择性作用,最早可以追溯到《周礼》,在《内经》里面也有“五入”和“五走”的论述。张元素在其《珍珠囊》里将零散的归经理论总结成体系,创制了药物归经的学说。徐灵胎曾指出:“不知经络而用药,其失也泛,必无捷效,执经络而用药,其失也泥,反能致害。”其对归经理论的认识,相对公允。


贾海忠教授:


    传统中医的药性包括四气、五味、归经、有毒无毒,但内经时代不讲四气讲五气,“腥臊香臭焦”,是可以闻到的。寒热温凉平,此为药性。所以中药药性还应加上五嗅。如闻麝香堕胎,实际上就是一个最便利的给药途径。


    药性概括出来应有以下两个方面:一是象性,表现出来能感觉到的就叫象性,如味觉、嗅觉、视觉、触觉。比如视色,青赤黄白黑,各有所归脏腑。再如五味,酸苦甘辛咸,其作用也有其客观规律;二是效性,如四气五味、有毒无毒、归经等,这并不是药物本身就有的,它取决于人体当时所处的状态,是与人相互关系作用以后加上的。


    还有升降浮沉理论也并不是药物的独立属性,如柴胡主升、牛膝主降,见高血压头晕就用牛膝,而不用升麻柴胡,未必合适。所以脱离具体作用谈升降浮沉是没有意义的。


王暴魁教授:


    1.中医的药性理论过于概括,这对中医是个非常大的束缚,许多概念需要具体化。比如白术止汗是特殊作用,很难用健脾来解释。药理本身对中医理论的创新很重要,有很多理论其实是通过药反证的。但如何将西医的药理变成中医的语言或者提升中医的语言,就需要概念的创新,像桔梗的升提作用,包括升陷汤,其实有强心的作用,但这些完全按照中医性味理论去解释是说不通的。


    2. 全面把握中药药性,有利于提高临床疗效


周平安教授:


    全面认识一味药不仅要了解它的作用,还需了解它的毒副作用,用药剂量,配伍规律等,这样才能在临床上灵活运用。


    例如麻黄在中药讲义里发汗、平喘、利尿,六个字就结束了,实际上远远不止。东直门医院从84年开始应用的一个成方叫解毒清肺饮,后来全国热病组用此方治疗肺部感染、急性气管炎效果都很好,但这个方里麻黄用了10g,病人在吃药的过程中出现失眠、心率加快、血压升高,这就是麻黄的副作用了。但是这个副作用可以拿来治疗嗜睡病。嗜睡病中医讲就是一个气虚证,可以用补中益气汤加上10g的麻黄,补气是治本的,麻黄可以用来兴奋中枢。


    还有低血压,中气不足,就用补中益气汤重用甘草和枳实升压,要是精神也很萎靡,就用一点麻黄,既强心又升压,又能兴奋,这就是把副作用变成了治疗作用。再比如说平喘,麻黄绝对是一个平喘药,道理很简单,麻黄碱、伪麻黄碱都有缓解气管痉挛的作用,但是中医特别强调肾虚喘禁用麻黄,怎么解决这个问题呢?加个熟地滋肾,就把麻黄这种辛散的作用抑制了。


    另外如《伤寒论》中的小青龙汤,张仲景在配方中最大的特点就是用相反相成的规律,矛盾的状态,求得一个和谐。


    小青龙汤也是这样,它的基本道理是辛开苦降,有开有阖。其方骨干药是细辛、干姜、五味子,细辛、五味子一散一收,完全符合传统中医理论对肺一张一驰生理功能的认识。


    细辛现在都认为有毒,过量对肾脏有损害。据考证最早提出细辛有毒的是北宋的《本草别说》,书中记载在甘肃监狱里把细辛研面加入饭菜中,犯人吃一天就呼吸抑制死掉了。李时珍的《本草纲目》在引证《本草别说》时将一次量半钱匕误抄成细辛不过钱,过钱就会闷塞不通而死。实际上细辛用一钱不至于要命,在李时珍之前细辛的用量也曾有很大的,折合现在一天十几克的都有,这个关键是煎服和剂型的问题,有毒成分低温就可以挥发了,有效成分挥发得很慢,因此煎服可以重用。比如陈士铎在他的医书里治疗头痛就用30g细辛,起到很好的麻醉作用。


    细辛还是一个中枢性的镇咳药,镇咳效果很好,这是它的正面;相反肺心病呼吸功能不好的就不能用细辛了。细辛一般都用于寒证,比如过敏性鼻炎,遇冷就流鼻涕、打喷嚏、鼻塞,用于热证时可以治疗上热下寒,特别是小孩的手足口病,鹅口疮可以用一点细辛,碾成面用醋调敷脚心,引火归元;同时,对疱疹也有很好的作用。口疮长期使用清热解毒法效果不明显的不妨用一点细辛,或者吴茱萸,一般用量不超过3g。


    细辛和五味子抗过敏是非常好的。最早施今墨老师有一个脱敏汤,祝谌予老师稍作调整变为过敏煎,其中五味子是一个很好的敛肺治咳喘的圣药。它的特点就是酸敛,对过敏性疾病是收敛津液的,也是针对寒证最佳,但是热证也可以反其道而行之,在清肺的基础上稍微用一点。实际上日本研究过敏性疾病有热象用小青龙加石膏汤,没热象加个大枣,效果很好。


    大枣也有很多作用,它含有环磷酸腺苷和环磷酸鸟苷,这相当于我们中医基本的阴阳元素,在所有的植物药当中,它含量是最高的。环磷酸腺苷和环磷酸鸟苷是构成细胞最基本的元素,所以大枣对于细胞的新生及修复,都有很好的作用。另外甘以缓之,它可以解毒。在治疗各种肝炎时,茵陈、大枣、五味子是三味特效药,一个月内就可以使转氨酶大幅下降。


赵进喜教授:


    了解副作用也是全面理解药性一个重要方面。有时候一味药的副作用比正作用效果还好,比如当归养血,对于妇女血虚疗效非常一般,但是它后边写的滑肠之弊,若“其人旧微溏”,本身大便偏稀,就会对当归特别敏感,所以用当归来治疗习惯性便秘疗效就比较好,牛蒡子也是如此。


    实际上药性还与它具体的用法有关系,包括剂型、炮制方法、配伍等,像乌头需要久煎来减轻副作用,参苓白术丸和藿香正气水的剂型对其药性影响很大,所以药性也是灵活机动的。


刘晓峰副研究员:


    在做方剂和药物分析时发现很多问题。


    比如石膏,有人说是大寒,因为清热的效果好,也有人说是微寒,因为必须大量应用,其性难定。后来看到岳美中的一句话,说石膏化气最速,就明白了它为什么是微寒但清热却比大寒药要好。好比我们屋里太热了,降温最快的方法是开窗让室外的冷空气进来,拿更冷的冰块进来也一样可以降温,冰块温度上更低,但是降温没那个快。所以石膏除大热效果好是因为它气化快,所以起效快,同时又性微寒,大量应用时又不会有什么副作用。


    在掌握药性时要分清概念,一般情况下增大药量可以加强药效,微寒的石膏大量使用时可以达到大寒药的效果,但不应因此就认定石膏为大寒。把石膏药性认定为大寒会造成概念的混乱。


刘宁博士:


    1.桂枝和石膏都可以解肌,但结合临床病理,桂枝解肌针对寒证。寒主收引,体表和肌肉层的毛细血管全部缺血、痉挛状态,所以会肌肉疼、骨节疼。中医讲桂枝通阳化气,从药理研究来讲,它能够很好地使毛细血管从缺血状态变为充血,解除痉挛状态。


    2.石膏解肌正好相反,本身是汗出,脉洪大的高热状态,毛细血管处于充血状态,血流非常快,石膏使血管收缩,供血量变小,这可能也是对气化的一个解释。


    3. 掌握药性需研读经典,结合临床实践,认真体会


周平安教授:


    学中医首先应该重视读经典,体会中医治病的精粹。如许多人讲“阴阳气血平衡” “脏腑平衡”,其实平衡是不可能的,《内经》更重视和谐。同时,学习老师经验,在临床实践中认真体会,才能学到真知。更重要的是向病人学习,看看病人吃药以后是什么反应。


    比如治疗悬饮常用的《伤寒》《金匮》的十枣汤。十枣汤即大戟、甘遂、芫花各等量,分别研成细末,然后用十个大枣熬浓汁冲服。张仲景运用十枣汤要求早晨空腹服,三种药分别炮制后研面,用大枣熬出来的汤冲服,强人喝一寸匕,弱人喝半寸匕,折合现代度量衡来分析就是强人4g左右,弱人2g左右,如果第一天吃了后大便没有出现很痛快的水便,那第二天再服就要加半匕,这是张仲景的原意。


    但是这种服药的方法在临床上应用太难了,第一,大戟、甘遂、芫花药房绝对没有药面;第二,这三味药炮制以后味道非常呛,特别是甘遂,用后会刺激口腔及胃肠道黏膜,病人会恶心呕吐肚子疼,虽说是有泄水作用,但是病人很难受。后来就在临床上不断改进,最初是治疗一个胸膜间质细胞瘤的病人,血性胸水,抽掉后三四天就又长满了,非常难办,当时曾按张仲景的方法,大戟、甘遂、芫花醋制各10g,为了保护胃保护肠粘膜,大枣用20个,让药房煮得浓浓的,但病人服用后第二天大便还是干的,这就说明水煎的不行,就得按照张仲景的办法用药面才能有效。


    后来在东直门医院急诊科时遇到一种腹水,病人肚子鼓得非常难受,当时曾看到《哈尔滨中医药》发表的一个卢老太太的“肿半截儿”秘方:黑白丑各60g、红糖120g、生姜1斤,把带皮的生姜绞碎压成汁兑到红糖里,再把黑白丑研成面兑到一起蒸一小时,每天喝一次,一次喝两勺。临床上用后确实有效,病人吃下去一小时或一个半小时大便就下来了,但是它很快会产生耐药性,第二次再喝效果就差了,用的时间长了病人就虚弱了。


    所以张仲景的办法有效,副作用很大,卢老太太的办法一是麻烦,二是短效,也不能常用。甘遂、大戟、芫花古人应用都是研末或者冲服,黑白丑也是,因为它的有效成分容易挥发,水煎无效。


    因此取副作用较小的甘遂和黑白丑,用醋煨制后去外面一层壳,再研成细面,等量装入胶囊,一个胶囊装0.4g,相当于甘遂0.2g,黑白丑0.2g,之后用棉签把胶囊外头沾的药面擦干净,以防病人吃了以后会恶心。病人一次需要四粒即1.6g,早晨空腹吃,一般半小时后开始肠鸣,一小时后开始大便,先是溏便,第二次、第三次是水便,泻了以后病水就减少了。张仲景说第一次拉了以后没有尽出,第二天吃时要加量,这就说明黑白丑和甘遂在体内产生耐药性的速度很快,所以一般按照2g、4g、6g的剂量让病人服用,弱人减一半量,这样比较安全。用这个药规律是吃两次停一周,停的一周一般用香砂六君子汤为基础方让病人恢复胃气。


    还有一个方子是鸡鸣散,这

|<< << < 1 2 > >> >>|

 

上一篇:甘肃将58名农村中医一技之长人员纳入乡村医生管理

下一篇:黑龙江完成中药特色技术传承人才考核工作

 

 
 

 

【版权所有】:『中国民间中医医药研究开发协会』1985-2015,未经书面许可,不得复制公开转载!

【主管单位】: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中医药管理局

【核准注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政部

【协会地址】:中国北京市东城区东中街22号

【邮政编码】:100027

【办公电话】:010-64150422(传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