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协会通讯>>第一期>>•政策解析•>>正文
 

拆门破窗 政府得真做功课

时间:2015-03-12 16:50:44


广东省卫生厅副厅长廖新波:宽准入 严监管
    民营医院发展的最关键障碍还是政策扭曲。在这样一个医改时期,我们依然没有看到公立医院发展的清晰方向,“公不公,私不私”的现象让民营医院发展举步维艰。在这种情况下,政府要做的就是保证制定实施的政策不扭曲。
给足政策
    鼓励有资质的医师和有医疗管理经验的公司办医,政府应从金融、税收等方面,给足优惠政策,可以鼓励社会资本办医实行集团式管理,实现连锁式发展。如广州金域医学检验中心,发展至今已分布全国十几个省份,成为立足广州辐射全国的现代生物技术服务的集团企业,是优化医疗资源、向民间资本购买服务的典范。
规范审批
    一方面,加强医疗卫生资源规划,明确要求各地及时向社会公布医疗机构设置规划,在同等资金、技术条件下,优先批准设置民营医疗机构。鼓励民营资本在医疗资源相对薄弱的欠发达地区开办医疗机构。另一方面,简化审批手续,规范审批步骤,简化审批流程,做到公开、透明,为社会资本投资办医提供便捷条件。
加强监管
    我始终认为,对医疗服务市场,准入要宽,监管要严,尽量使它在市场环境下求生存。加强对行业协会、学会等社团组织的培育,赋予其一定的社会管理职能,由其制定行业规范并授权其对民营医疗机构的运营情况进行评估,将民营医院与公立医院一同纳入医疗质量年度评估检查的范围,实施日常业务指导,促进行业良性发展。
划清边界
    目前,很多地区一边是鼓励社会资本进入,一边是公立医院无限制扩张;一边是放宽社会资本办医政策,一边是以区域卫生规划为由而拒社会资本于门外。规划的限制必须是对政府办医而言,在满足当地基本医疗服务需求的前提下,严控公立医院床位规模的扩增;规划限制,应该是限制公立医院的高端医疗和医疗服务的提供范围。这样,民营医院就可以在一个市场边界非常清晰的环境下投入与经营。
    我们甚至可以修正以往的准入政策,不是以医院等级作为准入的必备条件,而是以技术的可靠性,人员对操作技术的掌握程度和设备设施的完备程度来判断。比如血液透析、胃镜等治疗技术,和病例诊断、检验、放射等检查。
优胜劣汰
    逐步建立民营医疗机构的正常退出机制(不是吊销《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导致的退出),明确民营医疗机构注销、转让、兼并、拆分的手续和要求,通过市场实现优胜劣汰。
浙江省卫生厅副厅长马伟杭:一个前提 四个松绑
    就我国现有医疗卫生体制而言,对鼓励社会资本办医的政策考虑仍应体现顶层设计策略,应坚持“一个前提,四个松绑”。否则,仅靠地方的努力无法形成全局性突破。
一个前提
    现有公立医院体系从能力和水平上看,城市和农村都存在配置不够均衡甚至缺位等现象。因此,有必要先完善基本体系建设,对我国公立医院体系建设应坚持“城乡配置”和“优质资源配置”。
四个松绑
1.人才政策。无论是何种形式的投资主体,只要是办医,在人才政策上就应当与公立医院一视同仁,享有事业身份。社会办医有营利与非营利之分,对于非营利医院应从形式上直接给事业编制,或从社保开口享受事业编制待遇,即使对营利性医院也应开小口子。
2.土地政策。目前的土地资源越来越稀缺,可以想象当没土地或高价土地日子到来时,根本无法让社会资本迈出办医步子。
3.设备政策。目前的大型医疗设备配置式管理已成为社会资本办医的瓶颈之一。对社会资本办医机构的设备配置应不受现有配置式管理约束。应从相应规模和专业需求考虑,允许使用社会资本配置相应设备。
4.单位属性。社会资本办医机构应有明确的法律地位和单位属性,应允许用事业单位完备登记。
避免新困惑
    目前,社会资本办医还显“弱小”。正在推行的公立医院改革多是政府提供保障下的改革,若对“弱小”的社会办医机构也同样要求,则会出现“不适应”的负向结果。如公立医院执行的药品零差率是以政府财政补偿为前提,医疗联合体又是以政府资本为前提等。类似的改革做法,往往使社会资本办医机构无所适从,而这些又从另个角度对社会资本办医机构形成了非良性的影响作用。

 

上一篇:社会资本办医有了更大空间

下一篇:无

 

 
 

 

【版权所有】:『中国民间中医医药研究开发协会』1985-2015,未经书面许可,不得复制公开转载!

【主管单位】: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中医药管理局

【核准注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政部

【协会地址】:中国北京市东城区东中街22号

【邮政编码】:100027

【办公电话】:010-64150422(传真)